首頁>社會

續寫歷史 開創未來——恩格貝中日志愿者荒漠化治理30周年座談會暨《綠色使者—遠山正瑛在恩格貝的故事》專刊發行儀式在京舉行

2019-12-12 14:37:00 【關閉】 【打印】

  2019年12月11日,在人民科學家錢學森誕辰108周年之際,由《今日中國》雜志社、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鄂爾多斯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鄂爾多斯市委宣傳部、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與恩格貝生態示范區管委會共同承辦的“恩格貝中日志愿者荒漠化治理30周年座談會暨《綠色使者—遠山正瑛在恩格貝的故事》專刊發行儀式”,在北京梅地亞中心隆重舉行。 

   

  《綠色使者——遠山正瑛在恩格貝的故事》專刊發行儀式現場  圖/劉 景 

  此次活動以“攜手并進·共創綠色未來”為主題,聚焦中日民間友好及荒漠化治理,搭建中日兩國民間友好交往與荒漠化治理高端交流平臺,為中日兩國民間友好往來進一步發展提供有力支撐。中國科協原副主席、恩格貝沙漠科學館名譽館長劉恕,國務院參事謝伯陽、劉燕華,俄羅斯科學院院士佐恩和遠山正瑛的親屬及中日志愿者代表等一百余人參加了此次活動。 

  《綠色使者——遠山正瑛在恩格貝的故事》專刊由今日中國雜志社于近日出版。 

   

  遠山正瑛:沙漠開發是通向世界和平之路    

|  

  在推動“中日友好”“世世代代友好”的進程中,民間的友好力量不容忽視。有道是“根深才能葉繁茂”,“水厚方能負大舟”。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7周年之際,中日兩國都在尋找大家共同尊敬和愛戴的友好人士。 

  仙逝十余年之久的日本友人遠山正瑛先生進入了人們的視線。1992年,中日建交20周年,遠山正瑛在北京召開了日本沙漠綠化協會新聞發布會,宣傳要在3年時間內,在恩格貝植樹一百萬株。他歷經十幾年,用治沙的具體行動來詮釋中日世代友好的豐富內涵。他帶領多批日本志愿者來中國進行沙漠開發與交流,同時也帶領中國志愿者到日本參訪,在中日友好征程上碩果累累。于是,他成為千千萬萬中日民間友好人士的杰出代表。成了中日民間友好的象征和符號。 

  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多年來,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接見遠山正瑛先生,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組部部長宋平曾為遠山正瑛題詞——綠色使者。 

  在日本,遠山正瑛一次又一次在電視里、廣播中、集會上給民眾演講:“造成沙漠化的是人類,可沙漠化后人類什么也沒做。人類造成的錯誤,經過努力是可以挽回的。”“中國是日本的老師,可日本這個學生‘回報’老師一直用槍炮。今天,日本人應該幫助中國做點事。荒漠化是中國的大問題,我們不妨從這里入手。”“沙漠有很多資源,石油、鐵礦、煤炭,還可以種沙地植物,中國把沙漠開發了,可以養活10億人。” 

  在遠山正瑛的感召下,自愿自費的“中國沙漠日本綠化協力隊”,會定期奔赴恩貝格,每人栽下100棵樹苗,其中包括日本前大藏大臣武村正義。慢慢的,從德國、美國、英國、法國、韓國、奧地利,還有中國香港、臺灣、澳門,不斷有志愿者慕名來到恩格貝。 

  一位當年隨侵華日軍到過內蒙的日本志愿者說,“來到恩格貝,我的心都在顫抖。當年,我是扛著刀槍來的;現在,我是扛著樹苗來的,我栽下的每一棵綠樹,都是一份深深的懺悔。” 

  一批批日本國民自愿參加“中國沙漠綠化協力隊”,來到中國庫布齊沙漠,來到恩格貝,進行義務植樹。就連19歲的日本大學生泉智彥也報名參加了中國沙漠綠化協力隊,不幸的是就在他整裝待發時,突然被檢查出患了癌癥。在彌留之際,他給父母留下了把自己的骨灰帶到中國的恩格貝去的遺言。19936月,泉智彥的父親泉干雄與母親美惠子帶著兒子的骨灰來到中國,他將兒子的骨灰埋在了恩格貝。   

  他們也把兒子夢中的綠色種植在了恩格貝。從那年開始,這對夫婦幾乎每年都到恩格貝來植樹,來圓兒子的夢。 

  當在恩格貝第一個百萬株植樹工程完成時的1994726日,遠山正瑛說過這樣一段話:“歷史上,日本對中國曾有過4次侵略戰爭,戰爭給中國帶來災難,日本人清楚地記得這些,也曾向中國道過歉。但道歉、賠罪不能只用語言,應當用實際行動去為中國辦些好事。我在中國開發沙漠,就是為了讓日本人和中國人一起,開打中國的沙漠資源,為人類,為我們共有的一個地球營造更多的綠地,讓綠色成為世界和平的使者……” 

  遠山正瑛也在恩格貝種下了一種精神。1995714日,中國政府授予遠山正瑛先生“內蒙古自治區榮譽公民”稱號;1998年遠山正瑛榮獲“中華人民共和國友誼獎”;聯合國授予他“人類貢獻獎”。遠山正瑛獲得“亞洲諾貝爾和平獎”之稱的“麥格賽賽獎”致詞時說:“日本自衛隊應該放下槍炮,拿起鐵鍬去中國的沙漠種樹!”遠山正瑛說過:“我余生將致力于治理中國沙漠。我要再活30年,活到130歲,150歲。可是中國太大了,沙漠太多了,所以,我很痛苦。” 

  1999年,中國政府為遠山正瑛塑的一尊銅像基座上雕刻著“遠山先生視治沙為通向世界和平之路,雖九十高齡,仍孜孜以求,矢志不渝,其情可佩,其志可鑒,其功可彰。”面對自己的銅像,遠山先生卻說,這個銅像的外表是我,其實也是中日兩國志愿者的銅像。 

  在瞻仰遠山老人的臥室兼辦公室時發現,墻上醒目地掛著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鄧小平的畫像,最大的一張照片,是原國家領導人江澤民1996年在北京接見和他握手的照片。 

  除此之外,墻上還掛著一張中國人口分布圖,用紅筆在地圖上都畫著一道紅線,北起黑龍江的黑河,南到云南的騰沖。 

  中國科協原副主席劉恕和恩格貝治沙帶頭人王明海曾在不同時間,站在同樣的位置手指著這張中國人口分布圖重申著遠山正瑛先生的理念:“遠山正瑛先生生前曾多次講過,從黑龍江黑河到云南騰沖之間的這條連接線叫黑騰線,通過這條線就能明顯看出中國人口分布的情況:黑騰線的南邊,45%的土地,人口卻占了94%以上,黑騰線的北邊,55%的國土,人口才占了5%左右,也就是說中國的人口分布在世界上是最不合理的,所以,中國西部沙漠開發是重要的國家戰略。”在多家媒體對遠山正瑛事跡的報道中,也能尋找出遠山正瑛先生為中日友好使者的佐證。 

  “我原來總想,一個年紀近百的老人,又是日本頗有名望的教授,為何要不辭辛苦往返于日本與恩格貝之間呢?現在,找出了答案,遠山先生不僅是在治沙造林,他是在為中日友好添磚加瓦,為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多做貢獻。”中國恩格貝治沙帶頭人王明海在訪日歸來后接受媒體采訪時動情地說。 

  光明日報記者莊建1998年采寫的《恩格貝涅槃》報道中寫到:“西部之行,令遠山先生難忘……作為一個古稀的老人,他也有個愿望,從綠化黃河流域的實踐開始,培育出中日世代友好的花朵。” 

  遠山正瑛早在日本崗山縣高松中學曾向那些中學生講道:“日本雖然沒有沙漠,但地球的1/3被沙漠侵吞,沙漠已成為人類貧窮饑餓與戰爭爆發的根源。只有在沙漠中營造綠地,才能消滅貧窮,有助于世界和平。”遠山正瑛先生希望中日友好的宏愿在他去世后依然得到延續……他在恩格貝有一個更中國化的尊稱,叫做“治沙愚公”。 

  200465日,遠山正瑛先生去世后由中日兩國友好人士召集的遠山正瑛追思會在日本東京隆重舉行。中方的發起人代表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組織部原部長宋平,日方的發起人代表則是前首相中曾根康弘。 

  遠山正瑛病逝后,宋平致信日本沙漠綠化實踐協會,表達了中國人民對遠山正瑛的敬仰和懷念之情。他在信中寫道:“遠山正瑛先生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在耄耋之年遠離家鄉,帶領志愿者在中國治沙綠化,不辭辛苦長達20年之久。他的無私奉獻精神深深留在中國人民的心中,他和 志愿者們治沙綠化的業績,將永遠留在中國的大地。” 

  中曾根康弘在628日寫給宋平的信中深情地說:“十幾年來,遠山正瑛先生和總數超過5000多人的日本志愿者共同奮斗,為恩格貝沙漠開發事業做出了貢獻。可以說,恩格貝是中日友好象征之地。我衷心的希望,日中兩國的有志之士繼承先生的遺志,繼續推動沙漠開發事業,面向未來,進一步促進兩國的中日友好關系。” 

  如今的恩格貝樹木參天綠意盎然,世界各國的志愿者相繼來恩格貝植綠。遠山正瑛先生的銅像矗立在恩格貝的半月湖畔,遠眺著恩格貝的綠色恩格貝的夢。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失落的国度官网
516棋牌游戏大厅官网 浙江20选5要中几个 神来棋牌下载1.08版 陕西快乐十分拖胆玩法 陕西11选5一定牛 北京pk10详细走势图 雷老虎最稳四肖选一肖 26选5的开奖规则 平特一肖2019免费公开资料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双彩开奖走势图 杭州麻将十风规则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辉煌棋牌骗局 黑龙江省36选7彩票开奖查询 掌上福建麻将怎么会赢